您现在的位置:九龙教育政务网>> 教育风采>> 我们的教师>> 读书交流>> 正文

    你是“窗边”的小豆豆吗?

    作者:陈艳 来源:渝高中学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8日

    其实,生活中我们或多或少都是“窗边族”(日本流行一种说法,意指在社会上被人冷落的人)。机缘凑巧,有一次读日本作家黑柳彻子的教育著作《窗边的小豆豆》,“窗边族”的小豆豆带我穿过了我自以为压抑的尘雾,看到了一个“窗边族”学生小豆豆在巴学园的阳光生活。

    文章伊始,小豆豆看到检票员“无情”地收回小豆豆的票放到票箱里,于是小豆豆就给妈妈说他以后要当检票员,这样就可以拥有一大箱自己喜爱的车票。然而,当妈妈问道小豆豆之前的理想时,小豆豆陷入了难以取舍的思考中。他的思考大人们觉得可笑,甚至不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时,妈妈也确实在思考一件事:学校老师罗列了小豆豆诸多“不良学生”的证据,让妈妈只能礼貌地接受小豆豆被退学的事实。现在妈妈最担心的是,新学校巴学园会不会也因为小豆豆不遵守纪律和规则而不被接纳……然而,巴学园的小林校长竟然用四个多小时仔细听小豆豆杂乱无章的言谈,学校别具特色的电车教室,老师独特新颖的教学方式以及其他符合儿童心理的各种因素都牢牢地吸引了小豆豆,……这一切,都让小豆豆自己决定:“这么称心的学校,可决不再逃学了,要天天都来上课。”

    在巴学园里,小林校长像父亲一样对待每一个学生,站在学生的角度关心理解每一位学生,让孩子们身心两方面都能得到发展和谐调。小林校长亲自设计电车式教室,让学生每天根据情况选择自己喜欢的座位和课程,设计适合每一个学生包括残疾学生的运动会项目,编制适宜学生吃饭的饭前歌曲,也会严厉批评因为一时疏忽而随便说出可能伤害学生话语的老师,告诉欺负豆豆的大华:要温柔对待女孩子等。在巴学园里,没有“不许”的老师,只有很多“窗边的小豆豆”,而这些大人眼里的“窗边族”,幸福的生活在巴学园里。“行为怪异”的小豆豆不再被视为另类的“窗边族”;有身心缺陷的孩子不会自卑;学生们不会比拼穿着打扮;学生根据自己的喜好上课、学习;在野营、游泳、散步等活动中自己学会团结友爱……没有老师强迫学生必须做什么,规定学生必须怎么样,一切,就按学生自己的想法来。这种对学生的信任牢牢地牵住了学生的心,于是,学生们自觉地发掘出内心的真善美,在巴学园里找到真正的自我。

    任何一个人都有自我发展和成长的自由权,只是很多时候,这种自我的发展总会被限制,而这种限制有时候被冠以“教育”的名义,让我们不能不接受,因为“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于是,我们总在这种“温情脉脉”的教育中失去自我的本真,甚至也会以同样“温情脉脉”的方式去教育那些“窗边族”。周而复始,我们的教育就成了这种“温情脉脉”式的固定传道。我们经常会对学生们三令五申“不许乱丢垃圾”“不许上课说话”“不许……”“不许……”,学生们似乎遵守了,但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不许”,为什么总是命令式的“不许”……直到有一天,偶然违反了“不许”,也没人惩罚时,学生可能早就忘记了老师们的众多“不许”了。于是,闯红灯、乱扔垃圾、公共场合大声讲话等都成了我们中国人习以为常的行为。是的,在“一切都是为你们好”的教育理念下,学生没有从自我层面去理解和接受外在强加的教育。只要失去外在的教育限制,学生被抑制的孩童时的反抗性思维和行为必然会爆发,瞬间,那些所谓的教育都会被摒弃。

    巴学园的小林校长似乎给我们指明了一条教学通道——旋律教育法。旋律教育法是一种游戏,是一种培养心灵运动节奏的娱乐活动。学生在音乐的节拍变化中体验学习,练习身心的高度专注,对自我的教育要求和自然的嬗变。这种游戏能使学习者在旋律中身心同时得到体验,能使学生性格变得和谐而优美,高尚又坚强,正直而又能顺从自然的规律。把教育变成一种游戏,在游戏中遵循自然规律,让学生得到身心体验,并获得自我的价值建构。以人为本,以学生的天性自由发展为本,这是巴学园最大的成功。

    可是,学生们天堂般的巴学园生活,在现实中必然会遭到质疑。家长们开始担忧孩子的成绩并让孩子转了学。“孩子在巴学园虽然开心,但是为了孩子的学习……所以,请多多原谅了。”任何一个教育工作者都不例外,特别是对于那些真正把孩子放在心上的教育工作者来说,他们每天都会遇到数不清的烦恼,别具特色的教学环境和教学风格,不可能不受到主张传统教育方针的人们的非议。某些领域的不支持,家长的不理解,学生的不坚持,是对这些真正关心孩子成长的教育者的深重打击。正如《窗边的小豆豆》中的情景一样,自由快乐的巴学园上空是二战飞机的轰炸,是家长带着孩子的离开……巴学园,在现实生活中,也只是“乌托邦”式的校园而已。

    “世之最可惧者,莫若有目不知其美、有耳不闻其乐、有心不解其真、既无感慨亦无激情之类也。” 在巴学园里,学生们会用自己的耳、目、心感受生活的乐、美、真。然而,现实确实隔离了巴学园式的“乌托邦”。我们的教育者一边期待校园“乌托邦”,一边让自己或多或少变成“不许”老师。所以,可能因为我们,“窗边族”的学生越来越少。

    可是,如果有一天,学生们问“你是窗边的小豆豆吗?”我们教育工作者该怎么回答?

    我们都曾是行为举止怪诞的小孩子,都曾有变来变去的梦想,都曾是被大人归为“窗边族”的小豆豆。只是后来,“温情脉脉”的教育让我们开始以“窗边族”为羞耻,最终都变成了一个中规中矩,不时也会教育孩子“一切可都是为你们好啊”的人。面对这个问题,我们还会板起老师固有的脸孔说“不许问这样的问题”吗?

    《窗边的小豆豆》的结尾是这样说的:“对于孩子的爱、对教育事业倾注的热情,比此刻吞没着学校的烈火更为炽烈。老师是不屈服的。”老师是不会屈服是因为我们都曾是“窗边”的小豆豆。

点击数: 次 【字号: 】 【收藏】 【打印文章】   

相关信息
专题信息